Quote

Speak your mind, even if your voice shakes.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20170724的雜亂無章


今晚loop這首,沒什麼原因,與歌詞無關。

焦慮最近又再來襲,因為突然又出現了很多的未知。而目前要做的事,又好像做得不好。好像現在和將來都無從掌握。交託還交託,人還是會軟弱的。

戰戰競競,或是活著的感覺。但長期處於這種狀態,真讓人吃不消。

最近又好像了解了自己多一點,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又更清楚了。常常因為不甘心,覺得自己應該會喜歡某樣東西,而逼使自己做一些其實不太喜歡的事。想放棄的時候又覺得自己放棄得太早,繼續嘗試可能會有另一種體會。於是很多時間都不太享受。到底什麼時候要放手,什麼情況應該堅持?最近也很不喜歡那個討厭別人的自己。雖然那些人真的很不可愛,也有點乞人憎,最憎虛偽同扮晒野的人。但就不能原諒他們甚至欣賞他們的長處嗎?

四月沒有三月的抑鬱,卻常常處於混亂的狀況。成長真不簡單,是不斷的認清現實,而現實從來不是美好,需要你不斷地妥協和低頭。但人生好像就是這樣的了。

儘管四月尾幾乎瘋掉,但仍有令人期待的事。

我期待完sem,期待去玩去開party去沙灘去吃放題,我居然還少有地期待生日如果你真的記得約我食飯(對就是你),我期待九月離開香港「遠走高飛」逃避這裡的責任,尤其期待走之前總是會約很多人吃飯見面雖然離港四個月根本不算長,但也是見面吹水的藉口。我還期待我們一年兩度的班聚文學聚。中學的日子是最美好的,不是人的問題,是沒太多現實問題要考慮。

對,還想宣布,朋友(關係特殊,怎樣稱呼?)結婚了,我好高興。更高興的是,她找我去pre-wedding拍片。雖然是很簡單的花絮片,但這代表她很信任我,有點受寵若驚。如果時間容許,那些問題又都解決了後,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幫您拍花絮。幫好朋友拍攝,往往(絕大部分時間)都是最開心的事情。<3

無限FF以後,還是要回去溫書。把想到的一切,無組織地記下來,也挺治癒的,試試看。

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持續地努力



持續地努力,不管成續如何,又或者別人怎樣看。不斷不斷地努力,努力,再努力(除了努力想不到捷徑),總有一天會做出一些成績。明知年少氣盛總愛證明自己,但也不是罪過吧。儘管這些熱血和鬥志極有可能隨年月和際遇慢慢淡去,但當你仍然擁有,證明你尚未麻木,你仍然有期望,有期待。

過去八年不也是這樣嗎?

慢慢來,不要著急。用時間把刀磨利,證明自己的實力。

2017年4月22日 星期六

20170422

有人話過「一定」咩?

一念之間,冇野係「一定」。所有的承諾,可以幻滅。

It's ok to be not ok.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好熟面口

迎面而來--

好熟好熟好熟面口,叫咩名呢?要say個hi嗎?

不如扮見唔到?

千鈞一髮之間--

我望到佢,佢望到我。

然後--

佢嗌我個名!!!!!

只好谷出虛偽的熱情--喂,hiiii,上堂呀?

係呀,byebye!

擦肩而過。



呼,好彩。

不過已經不是第一次。

充滿疑惑地回頭看--

她到底叫咩名?

2017年4月18日 星期二

充滿疑問

話說我這個學期,真的覺得自己很乖很有進步,幾乎沒有procrastinate過,自律得很多功課都提早完成,比deadline早一星期就交了。但為什麼來到sem尾還是這樣的痛苦啊?

不忍怪責自己,因為比起以前的自己真的進步了很多,自律了很多,時間管理也好了很多。現在的我將寫文或者hea和玩樂,這些重要但不緊急的事押後,先做了一些緊急但可能不重要的事,例如功課。(君不見我的相片和文章量最近都大跌?)

儘管如此,仍然落得sem尾如此痛苦的下場,也不知要怪誰了。要怪老師給我們太多功課嗎?還是怪自己reg夠18cred還要科科都是chur嗎?抑或怪自己要求太高凡事都盡力做好?(明明我不覺得自己要求高,只求對得住良心,但別人總說我自chur,但又不見得我成績好)

呵,真羨慕別人放假去旅行去行山去吃喝玩樂呢。而我,還有八份功課以及一個考試,要在半個月之內要完成。一想到就覺得很煩了。

當我感到壓力很大時,就習慣不斷地呻好多野做,去到一個地步,自己都覺得煩厭。怎麼不可以沉著應戰,像其他人一樣呢?但不呻的話,又無法抒解我的痛苦。怎麼辦呢?

通篇文章都在問問題,因為我真的有太多不明白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啊?

P.S. 天天都在放負。這裡寫過的文章,好像多數都在抱怨生活中的種種。有想過這樣縱容自己的負面思想,也許不是一件好事。但倘若連自己的思想也要控制,禁止自己過量書寫負面的思想,不是太殘忍了嗎?畢竟現實生活已經忙碌得不容我們難過和氣餒,難得有個媒介發洩一下,應該是好事來的。而的確,每晚在這裡吐苦放負以後,翌日回到現實生活好像能夠恢復積極和正面。不知道這樣會不會心理不平衡,但我暫時還是安於這種模式。

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

影「相」


最近翻相簿,才記起小時候有一個古怪嗜好。那時小三,未正式開始攝影,但已常拿著相機亂拍照。那時家人裝了個什麼軟件,電腦桌面圖片久不久就會自動更新,那些stock photo,很有水準。而我的古怪嗜好,就是每逢看到漂亮的圖片,就拍下來(雖然我拍的照片多數手震)。

這種行為稱為"rephotographing"(我譯作翻拍)。翻拍出來的相片,到底是誰的作品呢?

(剛剛溫完law)如果在法律層面,這應該是侵權行為,但撇除法律,從藝術一點,或哲學一點的角度出發,翻拍的照片確實是翻拍者的作品。

兩年前,攝影師(?)Richard Prince就將人們在Instagram 上載的照片cap圖,改動下面的一些comment和caption,就當成自己的藝術品,還以十萬美元賣出。嘩,咁都得。

(Marco Scozzaro/Frieze)
其實對Richard Prince而言,這並不是什麼大膽嘗試。從1970年代開始,他已經在報紙雜誌翻拍各類相片,成為自己的作品(有時也會略略改動)。話說這位人兄本來不是攝影師來的,只是在Time的一個小部門,做那些類似剪報、剪廣告的工作,每天看到的是不真實的「餸頭餸尾」。雖然他本來不是攝影的,但為了紀錄這些影像,他便開始了翻拍,從此成為他的攝影風格,也令他成為備受爭議的攝影師(?)。

這樣「攝影」,當然不會一帆風順。2008年他的其中一份作品被告侵權(我不明白為什麼其他人不告他?),但那一次亦是告不入的,因為上訴庭認為Richard Prince並沒有100%複製原告人的作品,而也有使用自己技術和時間作出修改,故Richard Prince並沒有侵權。

都真係幾難理解(愈發覺得法律才是最不公平的東西)。

好啦,講到底,要回到一個根本問題:相片是什麼?拍攝另一張相,算不算一張全新的相?

這個問題,就交給大家。有想法請告訴我。我承認自己有點lazy thinking,想不到就不想再想下去。又或者這根本是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右邊是Richard Prince的代表作Untitled (cowboy), 1989,翻拍自左邊。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好彩


有個同學,常常都說我好好彩。我不明所以,問何以見得,但她次次也沒給我明確的答案。

生活中的順利與幸運,多數會被遺忘。將種種難過和不幸無限放大,是很自然的事。我不覺得自己特別幸運,也常常為了生活上的各種遭遇而抱怨。

然而最近的一些事情都指向同一種想法--生活中所有的不幸其實都是幸運。

發生的時候你覺得很不幸、很難過,事後回想,卻發現其實你很幸運,真的很幸運。很玄吧。簡而言之就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未到最後一刻也未知道是福是禍。而直覺告訴我,生命中的一切都是美好的,雖然在期間你要經歷很多苦、很多禍,但到最後最後,就算是你死了以後,那些苦苦的禍都會變成甜甜甜的福。曾經以為最不幸的遭遇,原來在自己甚至他人身上,終會化為祝福。

雖然這種想法好像樂觀得有點荒謬,但我想我不是亂說的。